中国游泳网主页 -跳水-赛场风云

回眸奥运跳水


一、男子汉的较量

  在有史以来最令人难以忘怀的男子跳板跳水比赛中,中国的熊倪抵挡住了来自其队友余卓成以及美国的马克·伦奇和斯考特·多尼的强劲挑战,为中国赢得了第一枚男子跳板金牌。

  熊倪最后一跳的动作是向内翻腾三周半抱膝,他必须得到7.5分以上才有可能战胜余卓成和伦奇夺得金牌。这位曾3次参加奥运会的选手终于不负众望,得到的都是8.5分或9分,以701.46分的总成绩把金牌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。熊倪曾于1988年负于美国洛加尼斯取得一枚银牌,又于1992年负于队友孙淑伟和美国的多尼而取得一枚铜牌。 “中国还从未在奥运会男子跳板项目上取得过金牌。”熊倪说,“这是第一次。当然,我感到非常、非常高兴。我当时也很紧张,但我竭尽全力使自己的水平得到了最好的发挥。”

  伦奇在他的最后一跳使出了杀手锏,他以一个难度最大、有反身翻腾三周半抱膝的动作获得了8.5分和9分的高分,给中国选手造成了极大的压力。他这一跳创造了本次比赛最高分92.40分。 “向后翻腾两周半和反身翻腾两周半这两个动作我过去都跳得很好,”伦奇说,“这是我最后一次比赛,我想也对我有一些影响。开始最后一跳时,我告诉自己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。我要保证出色地完成这个动作。”

  银牌得主余卓成最后以690.93的总分在最后一跳战胜了伦奇(总分686.49分)而获得成功。“我尽到了自己的全力,才赢得了银牌。”余卓成说。像熊倪一样,他也对自己的美国对手给以很高的评价。美国队的多尼以666.93分的总成绩名列第四名。赛前被普遍看好的俄罗斯运动员萨乌丁以总成绩644.67分列第五名,然而在跳台比赛中他得以有机会挽回了失去的金牌。

  随着3枚跳水金牌都归于中国队旗下,那么只要再拿到最后一枚男子十米跳台的金牌,中国队就可以满载而归。然而在中国队这一历史性的包揽全部跳水金牌的道路上,一个给人印象颇深的人物萨马丁却成了挡路虎。

  萨乌丁,这位被喻为俄罗斯最优秀的跳水选手,是夺取亚特兰大奥运会3米跳板和10米跳台两枚金牌的热门人物。然而他22岁的同胞沃荣内格仅在跳板比赛中失望地得了第五名。萨乌丁决心在跳台的比赛中挽回败局,因为他是这个项目的卫冕冠军。 “3米跳板的比赛之后,我感到非常失望。”他说,“但我确信我能够在10米跳台的比赛中挽回败局,赢得金牌。” 他说到做到。在半决赛之后,他以不到3分的差距紧随德国老将杨·海姆其后,接着在决赛的第一跳之后以微弱优势领先,并且一直稳步前进。最终以令人难忘的692.34分的总成绩轻松取胜。

  他的胜利十分令人骄傲,因为他获得了本次跳水比赛惟一的一个10分。当他以跑动中向后翻腾一周半转体三周半结束他的最后一跳时,一位奥地利裁判给了他10分,而其他裁判也给了9分或9.5分的高分。

  获得银牌的杨·海姆总成绩为663.27分,比萨乌丁落后30分,而仅比以总成绩658.20获得铜牌的中国队的肖海亮稍稍领先。 赛后,萨乌丁说,赢得奥运会金牌是“对我来说最高的荣誉”,并且表示,他“仍很年轻”决心在悉尼奥运会上继续拼搏。

  美国跳水选手在比赛中已不再是令人瞩目的人物--皮特名列第六(607.11分),杰弗瑞名列第九(560.22分)。自1912年以来,这是美国队第一次吃了奥运会金牌的闭门羹。只有克拉克和伦奇为美国队赢得了奖牌,而且都是跳板比赛的铜牌。(待续)

回眸奥运跳水(之二)

伏明霞两展英姿

  1992年,年仅13岁的伏明霞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上取得了10米跳台跳水的金牌,成为奥运会历史上年龄最小的跳水金牌运动员之一(她只比奥运历史上一名年龄最小的金牌运动员大79天)。当时取得金牌,从身高和体重上来说都相对轻松一些。4年之后,长大了4岁的伏明霞,不仅身高增加了一英时,体重也增加了30磅,然而她再次出现在奥运赛场,在亚特兰大向人们展示她超群的跳水技术。

  伏明霞在过去4年的训练中增加了跳板这一项目,希望成为36年以来第一位包揽奥运会跳台及跳板跳水的双料冠军(德国选手英格里德·卡默尔曾于l960年获得过这两个项目的冠军)。她每天训练7个小时,每周训练6天,伏明霞付出了极大的努力,并且最终得到了丰硕的成果。 “我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并且承受了大量的训练,”伏明霞说,“我要感谢教练对我的帮助。”

  她以521.58分的总成绩,超出第二名42分取得了10米跳台金牌,接着又以547.68分的总成绩领先对手35分赢得3米跳板的金牌。 “从我获得1991年世界锦标赛冠军至今,已经5年过去了。现在,我已经17岁了,比那时(1991年)还是小女孩的我无论在心理上还是在身体上都成熟了许多,我成熟了并且也经历了许多的挑战,”伏明霞说。到8月16号,伏明霞就满18岁了。

  获得10米跳台银牌的是德国选手沃尔特,她的总成绩是479.22分。“我根本没想到我能拿以银牌,”沃尔特承认,“我根本没想到我能拿牌,甚至是能进入前5名,所以取得这样的好成绩,真让人难以置信。”

  为美国队夺得一枚铜牌的是33岁的老将克拉克。她先是克服了眩晕的毛病,才取得代表美国队参赛的资格,并且以472.95分的总成绩名列第三。 “总的说来,我感到很畏惧,”赛后,克拉克不无调侃地说,“1992年之后,我度过两年非常好的时光,后来由于眩晕病我不得不放弃达之9个月之久。那非常痛苦,但也算是因祸得福,因为我的精神需要放松休息一下。并且那给了我一个机会,想一想当年龄大了以后自己该做些什么。”

  克拉克的队友罗尔虽然只取得第四名(455.19分),但她说“我完成第二跳时,我兴奋极了,根本不去在意我能得第几名。我得到第四名,这对我来说也非常不错。我非常高兴。” 罗尔确实在当晚有最出色的表现,当她以向右翻腾一周半加转体两周半而赢得4个9分时,全场观众都为之振奋。

  在3米跳板的比赛中,俄罗斯选手拉什科在两年前刚刚生下一个小女儿之后又重返赛场。她又一次重演了1992年的一幕,以512.19分的总成绩取得银牌,输给了伏明霞。她说:“我只希望不要成为最后一名就行了。当然,我也梦想得到金牌,但现在我已经满足了。”

  更为兴奋的应该是加拿大的贝勒蒂尔。成功的第五跳使她挤进前3名并以509.64分摘走一枚铜牌。“在我的第三跳中,我犯了一个严重的技术错误,”贝勒蒂尔说,“那之后,我决定微笑着去享受比赛的乐趣。这使我在后面的比赛中建立了信心。”

  美国的摩西丝曾在她成功的第三跳、向后翻腾一周半加转体两周半之后,跃居领先地位,但终以507.99分列第四名,比贝勒蒂尔差不到两分。队友凯姆似乎未能挽回败局,以486.63分位居第九。



>>返回